王茤祥:站在全球创新的角力场(下)

来源: 中关村导刊 发布时间: 2018年05月29日 浏览:

牛鸿斌/摄

  特约通讯员张静妙

  关键词——创新成功四大力量

  记者:您觉得哪些因素促成了协同院能够落地中关村?

  王茤祥:科技创新的成功需要具备四个力量。第一个是科技推动力量;第二个是市场的牵引力量;第三个是政府的支持力量;第四个是企业家的整合力量。在中关村这个地方,这几点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第一,科技有北大、清华、中科院,在全国、全球也是有影响力的;第二,中关村尤其是海淀拥有的高科技企业的数量是巨大的,这些企业因为很早就和北大、清华、中科院有合作,所以对科技创新是非常敏感的,从内心是热爱的,对科技创新非常关注;第三,因为长期有北大、清华、中科院在这里发展,海淀区政府领导对科技创新的认同支持是深在骨子里面的,特别是习总书记2014年提出了北京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后,大家对科技创新的重视程度不再是口上,而是发自内心的。所以在建院的过程中,给我们提出了很重要的一条,希望我们不要做成一个传统的研究院,而是要做成一个全新的研究院,核心就是要在体制机制上大胆突破;第四,我们中关村优秀的企业家太多了,他们能够把科技市场、政府支持、和政策紧密的围绕一个目标整合在一起,创造出经济价值,这是研究院设在这里的一个最重要原因。

  关键词——重大变革核心时期

  记者:协同院的诞生也标志着中关村跨入了一个新阶段?科技创新的世界趋势和变革呈现了一个什么特点?

  王茤祥:现在创新的形势跟1988年中关村科技园区刚成立的时候差别很大。当前创新有四个趋势,这也是全球化的趋势。第一个趋势就是科学技术一体化,所有重大的技术创新都是建立在基础研究的基础上,所有重大的基础研究也越来越依赖于技术的快速使用,迭代,验证它的正确性;第二个是学科交叉融合化,新的学科不断产生,老的学科不断在消亡;第三个就是高新技术产业集群化,一个技术的成功带动一系列产业的变革,一个产业的变革需要若干个产业的发展和共同支撑;第四个是科学技术变化速度指数化,新知识和新技术不断产生。

  这四个特征之下可以看出,科学和技术是没有界限的,学科之间是没有界限的,产业或产业之间没有界限,模糊的速度越来越快。所以现在的科学竞争不是单一的学科、人才的竞争,而是一个体系的竞争,这是当前科技创新面临的世界趋势和变革,中关村已经处在重大变革的核心时期,未来的发展是机遇与挑战并存。

  关键词——北京统筹、全球研发与全国转化

  记者:中关村要示范和引领,在对外合作方面研究院有什么经验和做法?

  王茤祥:市里面给我们研究院对外合作提了三句话。第一个叫做北京统筹,全球研发,全国转化。北京这边主要承担今后发展的创新规划、管理工作,当然也要承担一部分科研任务,因为北京有最好的科技资源。但我们更多的科研项目是下给全球最优秀的科研机构,谁最强,我们就把科研任务给它,让它把科研成果做出来。最后我们把它放到全国最适合转化的地方去,进行产业发展。在产业发展的过程中,会对我们总院有新的回报,这个回报会支持我们做下一个项目研发。这样研究转化、经济发展和下一轮的研究转化和经济发展就迭代到了一起。三年多来,我们在做好北京研究总院的同时,把北京的科教优势和整合好的资源融入地方发展中去,我们和浙江、重庆、成都、深圳等地方建立联系,今年就会启动1至2个研究院。同时,科技部已经把协同院的布局写到了京津冀协同创新的重要工作中去,现在我们正在和河北当地科技力量比如河北大学沟通,把国际创新资源和北京的创新资源与当地的落地能力相结合,建立新型有特色的研究机构和人才培养机构。也在尝试把我们的科教资源输出到“一带一路”的平台上,对沿线地区的转型发展提供助力。

  关键词——对标硅谷

  记者:站在全球创新的图谱上来看,中关村有哪些优势和不足?

  王茤祥:我个人认为,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中关村已经处于全球创新的第一方阵之中。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:第一,高端的成果偏少;第二,系统性不强。

  几十年来,我们的发展战略基本上是随机战略或跟随战略。随机战略就是说我们大学或实验室出现一个好东西,觉得不错,就接着往前做。跟随战略是说国外什么做得好,我们跟上去,这两个战略我们能培养出游击队。

  实际上,对比硅谷,它主要采取的战略是原始创新战略、一体化战略。原始创新战略是什么?在实验室开始,刚有苗头就积极的介入,培育它,这个时候培育出的是特种部队,所以硅谷的黑科技层出不穷,与这个有关系。第二个一体化战略,与企业结合在一起做的非常成功。我分析它又包含三个方面:第一,前向一体化。有一个重大成果后,可以应用到很多领域,它就挑最有价值的领域不断往下演变,形成一个产业链出来。前向一体化把原始创新优势发挥到最大。第二,后向一体化。大学和企业一起来研讨下一代、未来的新东西是什么,这样逆向,就会分解出要支撑的技术是什么,引导这些大学提早进行布局,完成之后,形成跨时代的新产品。第三,横向一体化,人工智能技术最早可能在电子行业或机器人行业,现在横向切到生物行业去,在这个领域形成产品线出来。这样就形成一个从点出发到线到面到立体的一个产业技术体系,它形成正规军、游击队、特种兵、主力军,这就是它的竞争。我觉得中关村在这方面欠缺。

  关键词——自我超越

  记者:对标硅谷,中关村有哪些方面需要迎头赶上?王茤祥:我刚才说创新竞争已经演化成一个体系的竞争,美国硅谷之所以强,就是因为通过原始创新战略和一体化战略和形成了点、线、面、体的创新体系,所以很难撼动它,面对时代要求,对标美国,是第一个需要学习的地方。

  第二个国际化要加强,创新是强者的游戏。硅谷里真正担任重要岗位的科研骨干大概40%非美国人,这个比例在持续上升,这方面中关村还是差距巨大的,一方面我们引进国际化的人才进来;另一方面我们要请到像鲍哲南院士这样国际化的人才合作,现在时空的变换已经不需要大家面对面,在遥远的地方开展协作,这是国际化要做的。

  第三个创新的本质是靠人,尤其是需要那些具有前瞻眼光,掌握深厚理论又能创造性解决实际问题的人才,这些人才在全世界都是短缺的。要把培养人才的第二课堂放到创新的第一线,在创新中培养人才,在创新中学到新知识,不断的再创新,这是美国大学最成功的地方,为产业界输送了源源不断的高素质创新人才,这一点也是中关村下一步要思考的问题。(完)

  (原载于“中关村海淀园”微信公众号)
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